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百花园地 正文
晚年逢成世、枯木喜迎春
作者:邢其光 来源:原创 日期:2009-12-10 阅读:21

晚年逢成世、枯木喜迎春

                                       

常言到:饮水思源,温故知新,转眼间我已是古稀之年,记得20年前的往事还记忆犹新。我生于1937年,“七、七”事变在襁褓之中随父母历尽千辛万苦,回得贵阳老家,我在乡下躲飞机,抗战胜利后,本应休生养息,安居乐业,但看到学生罢课,反内战的声势风起云涌,1949年一声春雷同,解放军进入贵阳,作为军属(大哥参军了)我是家里的唯一代表(父是云岩区特邀人民代表民主人士),任何活动我都有幸参加,我们兄妹看到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人民当家作了主人”,经过土改、镇反,真正实现了孙中山先生倡导的“耕者有其田”。我虽出身于工商业兼地主的家庭,同样地上学读书五年参加省城建局工作,怀着一颗火热的心,爬山涉水,为建设祖国贡献青春和热血。但好景不长,由于反右斗争的扩大化,我也被打成“另册”,我始终相信党的实事求是政策,历经文革10年,通过80年平反后,与全国人民一样,沐浴到改革开放的春风,从此正正当当做人,可喜的是通过民革老前辈高炎的介绍,我光荣地加入了民革,成为全省极少的几位年轻党员之一,以安顺为例,当时只有周乾,韩文华,杨志民,谷家瑞等5人学习小组,每月在极为简陋的北街“戴子儒故居”学习,1982年参加安顺市政协扩大会议上,有幸见到了很多各界的知名人士欢聚一堂,共商国事,为建设的安顺出谋献策,深感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党派人士的重视,体现了“肝胆相照,风雨同舟”的坦诚之心。与解放时安顺起义的公安局局长戴译昆和孙起延及地方知名人士交谈后,我们深感共产党的伟大和对民主党派、爱国人士的信任。在安顺民革的教育和中共的帮助下,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至今日,我已是具有27年的老党员了,我由青壮年时入党,而今两鬓风霜,昔日的若干老同志,先后作古,为建设新安顺,已贡献了他们的后半生而怀念。以我来说,虽已古稀之年,在党的领导下,晚年逢成世、枯木喜迎春,先后当过了支部支委、社联工委副主委,在社院学习后,除搞好本职工作外,积极参加和种社会活动,用一技之长,在《安顺日报》、《安顺晚报》、《贵州省政协报》、《贵州省消协报》、《中国少数民族报》等报刊介绍安顺民革活动,反映社情民意,作为与政府勾通的桥梁。通过历史文物、名胜古迹、旅游资源及宗教寺庙介绍党和政府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及对宗教政策的落实,反应新人新事,呕歌社会主义的繁荣昌盛,从而芼耕20余年,多次评为优秀通讯员及各种荣誉,并用艺术作品,美化大好河山,社会主义一派欣欣向荣,尽到了一个民革党员的作用而添砖添瓦,感到光荣。抚今追昔,如今安顺民革已有党员200之众,老中青集聚,人才辈出,已成为中共的得力助手,安顺各界的中流砥柱,肝胆相照的锋友。时值建国60周年之际,以我切身体会,多党合作是强国之本,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必不可少的主成部份,只有在中共的正确领导下,才能国泰民安,安居乐业,过上和谐的幸福生活。实验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好。有诗为证:

新旧社会两重天,

13亿人大团圆,

社会主义就是好,

人民江山万万年。